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师资力量 > 名师风采 > 正文

    16.jpg

    坚韧自赏待春还


    梅乐和,男,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1964年6月出生于浙江丽水缙云县。1985年和1988年分别获得浙江大学工学学士学位和浙江大学工学硕士学位。 2000年入选浙江省 “151人才工程”第一层次培养对象。曾在德国斯图加特大学作访问学者和进行合作研究。现任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生物与化学分院院长,兼浙江省生物化学与 分子生物学学会理事、浙江省生物工程学会理事、工业生物技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药学会生化药物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化工学会生物化工专 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45年 的历程,没有一个人的一生可以用波澜不惊来形容,回忆自己的成长之路,梅教授却用极其平淡的言语来谈及自己走过的那条平淡但不平坦之路。他用玩笑的口吻讲 述自己当初的顽皮与淘气,仿佛其中的一波三折似乎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不是倒霉或者不幸的结果。但在我看来,除去梅教授所提及孩子时因顽皮闯祸等小插 曲外,却是一条与命运抗争的、与现实抗衡的艰辛之途。

    童年之“幸运”与“不幸”

    梅教授1964年6月出生在浙江丽水缙云县的一家贫寒的农民家庭,上有一姐,下有一弟,用他风趣的言语说就是“上不来,下不去,不上不下”。我想,45年前那 个小村所有人可能都想不到,45年后的今天,当初一个贫寒家庭的孩子会成为今天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生物与化学工程分院的教授。但就是这么一个孩子,如今 以自己的成就与魅力让理工的学子深深地折服。可这一过程,从“农门”到“教授”,他已走了45年。从梅教授的言谈中,我感觉到其实无论哪一步梅教授都走得 很深刻也很实在,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的每一个阶段的每一个脚印。3岁那年因患麻疹,差点病逝,但是福大命大,恰巧遇上一位回家探亲的梅老医 生,就因为他的一针强心剂,使年少的生命再现鲜活、灵动,父母脸上的泪珠得以拭去,笑脸重现。小小少年就进了当地的小学就读,因为天资聪慧,而又正好赶上 毛主席提出的“学制要缩短”的号召,就借这一东风与另外一位同学一起从三年级直接跳到五年级,正好又有幸与大两岁的姐姐同班学习。可谓“姐弟同学,学习搞 定”啊!

    但是在1975年的11月,因为邻居家用火不慎,城门失火,殃及鱼池,梅教授的家没能幸免于难,使原本就艰辛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于是1976年初,作为家 中的小男子汉,本着承担家庭责任的气概,为生活所迫不得不离开自己喜欢的书本,跟着父亲来到江西峡江庙下村,开始学做砖瓦,成为了一名小小的砖瓦匠。此时 的他还是一个不过12岁的孩子。说到此处的时候,教授也是平平静静地说:“那时候,才12岁,在今天来说还是个童工!不过那时,贫穷家的孩子早当家,我每 一天都很勤奋、努力,一天能做400—500块转头呢!”可能真的如《孟子》所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 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到了1977年。在中国的1977年8月,从北京的一个会议上传来恢复高考的消息。 那一年,570万中国人放下锄头、扳手和铁锹等生产工具,奔向关闭了11年之久的高考考场。高考,如润物无语的春风吹进了千家万户,有更多的人想搭上这辆 “顺风车”,从此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梅教授的命运也在那一年转轨了,“童工”的生活也一去不复返了。梅教授的父母在老师多次的劝说下,终于答应让孩子回学 校继续读书。就是这位老师,教授在采访中一直称之为“恩师”,因为在教授所走道路的选择,恩师的指点迷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那时的教授还只是十 二三岁的小男孩,也正是顽皮、捣蛋的年纪,难免会惹恩师生气。据教授自己的回忆,1977年的9月,当时正好在读初二,但是捣蛋是那时候很多男生的拿手好 戏,教授也不例外。由于生性好动,贪玩,教授当时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用沥青将全班一半以上的课桌都“封”起来了,这样,课桌就打不开了,结果可 想而知。“当时老师就把我的桌子搬到外面,说要读书回家去读,这下恩师真的很生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气愤。为此,老师请来了他的父亲和当教师的堂姐。那时 父亲气得发抖,脸色发紫,堂姐也无话可说。”教授这么调侃说地时候,我还真佩服为什么他能想出这么绝的点子,可能教授在那个年龄还干过很多此类大同小异的 “趣事”。

    因祸得福,脱胎换骨,一波三折

    其实,这次闯的祸,梅教授多年后想起来,自己还真是“因祸得福”。“老师让父亲把我领回家去,好好反省一下,经过家人的一通教育,我的脑子还真就开窍了,好 像一下子长大了,真正明白了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从此,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尽管也顽皮、爱玩,但是却能在玩耍中学习,也从不敢怠慢学习。1978年, 因为当时初二毕业相当于现今的初三毕业,可以参加初中中专考试,这对于贫寒的农村孩子来说是一个跳出“农门”的良机。梅教授这么优秀的学生当然也不会错过 这么一个在当时算是美好的机遇。没想到,挨过慢慢等待的焦虑,结果真的如梅教授家人日夜所期待的那样,他成为前金中学唯一一个上线的学生。但是当家人觉得 有那么一点风光的时候,堂姐却跟他父亲商量说,觉得他比较有潜质,应该放弃读中专的机会,而读初三,以后升高中、读大学。其实这就是一种机会成本,为了得 到某种东西而必须要放弃另一样东西。但是在当初,这样的机会成本会不会太大呢?没有人百分百地知道这一答案,但答案只有一个:当你选择了,抬起脚的那一 刻,你就再也不能回头,回头的路,已不是原来的路;回头的你亦不是当初的你。

    就这样梅教授放弃了进入中专学校学习的机会,进入东金中学读初三。可能这在当时很多人难以想象,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俗语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 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但是事实证明,梅教授当初的选择还是很正确的,这种不为小利的舍弃,其实是更有大谋的眼光。事实也很快就证明这一切,1979年6月 份,缙云中学首次组建重点班,在全县范围内选拔高中生,梅教授也因为平时在学校成绩优秀,表现出色,受学校推荐,顺利参加了这次缙云中学的选拔考试。出乎 人意料之外的是如同参加初中中专考试那样,梅教授一举高分得以录取。因为缙云中学选拔的考生所组成的是全县的重点班。学校有一个前提是,假如要在缙云中学 读书,就必须放弃就读初中中专的机会。但东金中学为了学校的荣誉,也要求梅教授再次参加初中中专考试,而居然又是一举高中。梅教授的父母这次是真的动摇 了,因为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如果再次放弃,可能是真的没有机会了,而且读高中,前途的希望也没有读中专来的那么近在眼前。这时还是希望梅教授能够早日跳 出“农门”,拿到城镇户口,而就读初中中专便是最快也最便捷的途径。父母还因此找到了缙云中学的教导处,希望学校同意让梅教授去念中专。在决定梅教授该何 去何从的关键路口,他的恩师又一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多次用真情打动父母,力争作通父母的思想工作,期间,梅教授的堂姐也是旁敲侧击。同时缙云中学的领导 也坚定地给梅教授父母做了一个承诺:“你儿子两年后肯定能考上大学”。这颗定心丸不仅仅定在了梅教授父母亲的心里,也深深扎在了梅教授自己的心里。最终, 他的父母同意他进入缙云中学就读。就这样一波三折,却终于平息了下来,梅教授选择了一条更宽更通达的道路——参加高考。从此,梅教授也就安安稳稳、按部就 班地走高考这条道路。

    我 们对重点中学里的孩子都有这么一种印象,孩子听话且坚韧,不言不语地忍受着日复一日的单调无聊,在殚精竭虑中虔诚地期许自己的未来。他们在别人玩耍、放松 的时候还在学习,无非是为了前途、人生梦想。他们把自己强行封杀在世界躁动呼啸的欲望潮流之外,恰恰是为了厚积薄发,等待来年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 尽长安花”。梅教授可以说是在玩耍中学习的,贪玩学习两不误。但是高一结束后,目标明确,也渐渐明晰学习的重要性了。

    直到现在,梅教授还记得老师那时候说的一句真诚的语句:“要穿草鞋,回家种田;要穿皮鞋,考上大学。”抱着青山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的决心与勇气,梅教授最后以全校排名第一的优异成绩顺利考上浙江大学,圆了一个父母期待已久的梦。

    结化学之缘,得化工之果

    可能梅教授天生跟化学有缘,可以说是化学方面的小神童,也曾创造了一个“神话”,从初中到高中所有的有关化学方面的考试都几乎满分。后来,根据自身的条件以 及老师的推荐、母亲的意愿,梅教授选择进入浙江大学化学系就读,开始了系统的学习。高中时那个选择如今已是个完美的答案,但是大学毕业后的那个选择却悬而 未定,是继续深造参加硕士考试还是参加工作,减轻家庭负担呢?这在当时是个两难的抉择。“当时我真的挺犹豫的,考虑到家里的情况,也确实想早点参加工作补 贴家用,不过这时父母、高中的老师、大学的老师都建议我去报考研究生。而且在1985年的时候,化工系是浙大最好的系之一,全校研究生也就200多个人, 其中的三分之一是化工系的。足以看出当时的化工系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专业。”当梅教授说着自己考研时的犹豫,我也感同身受,人生最难的就在于选择之后的不后 悔。梅教授是幸运的,因为他每一次的抉择带来的都是满意的结果。这次也不例外,在焦虑等待之后,如愿以偿地成为国内知名的学者化工系朱自强教授的研究生。 在导师的引导下,进入了化工领域,开始继续深造,为自己今后从事化工这一行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88年, 梅教授顺利取得了浙江大学工学硕士学位,并得到导师的推荐,留校任教,开始了他的教书育人、科学研究之路。从助教到讲师,讲师到副教授,副教授到教授的破 格晋升,每一次提升的背后都有着教学科研的丰硕成绩。1997年,梅教授首次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1998年作为第二完成人获得教育科技进步 一等奖,……。但是这一切成就的取得,并没有让梅教授沾沾自喜,固步自封,反而锐意进取。一个人所能达到的高度在于他对自己的要求,梅教授对专业爱得投 入,于是1997年,梅教授报考化工系的博士生,在职攻读博士学位。

    2000年 千禧之际,世纪警钟一声长鸣,将二十世纪的过客们载上了驶入新世纪的末班车。世纪之交的芸芸众生,或许会有一种辞旧的迎新的快感,抑或是一种如梦初醒的恍 惚,但是不可否认大家都是幸运的弄潮儿!对于梅教授来说那更是幸运之年,收获之际。“这一年发生的三件事对我的一生有重大的影响,一是取得了浙大工学博士 学位;二是12月30日那天由副教授破格晋升为教授;三是成为浙江省跨世纪151工程第一层次培养对象。”说着这一切的时候,梅教授满怀欣喜之情,因为这 是他历经艰难后所达到的最好的境界。如今,梅教授在化工领域,可以说是说是硕果累累,研究工作涉及蛋白质分子设计和定向进化、生物制药、新型生化分离技 术、微生物发酵技术、生物催化与转化等多个领域。作为负责人承担过5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以及多项浙江省科技计划项目、一批企业委托的横向项目。作为主 要参加者参与了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及多项其他研究工作,研究成果曾获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浙江省高校科技成果一等奖、浙江省教委科技进步 一等奖等。目前正在承担国家自然基金、973项目子课题、浙江省重大科研计划项目等研究工作。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论文150余篇,其中被SCI收录30余 篇,被EI收录50余篇,授权发明专利10项。主编或参与编写教材5部,多次获得浙江大学教学成果奖,《现代酶工程》、《生化生产工艺学》两本教材被列为 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其中“现代酶工程”被列为2007年普通高等教育精品教材。

    后记:

    梅教 授是一个自信地向他梦想的方向前进,努力经营他所向往的生活的人,而他对目标的执着追求而取得的成功本身就是一种报酬。人生自有沉浮,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忍 受生活中属于自己的那份悲伤,只有这样,你才能体会真正的幸福。人生就是饺子,岁月是皮,经历是馅,酸甜苦辣皆为滋味。挫折与苦难只是饺子上的褶皱。其实 前进的道路上,砖墙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它不是为了拦住我们,只是让我们自己证明自己到底多想到另一边去。

    听了梅教授讲述的故事,再端详就坐在我身旁的教授,我感觉人生最美好的境界就是非凡生活视等闲,梅教授这丰富的安静是因为摆脱了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宠辱不 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边云卷云舒。在梅教授的心里,一切是的经历都显得那么地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体现生命的本真与坚韧,就像汪国真的 诗《热爱生命》里描述的那种意境:

    我 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是否能够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应该勇敢地吐露真诚。/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 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俆珍珍)